一国国际收支发生不平衡后可以采取哪些措施进行调节?

  • 发布时间:2019-08-22 17:09:00

  • 来源: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紧缩的财政政策:增加税收,削减支出——物价下跌,进口受到抑制,刺激出口,同时也抑制了国内经济的增长。

  紧的货币政策:调高利率(存款准备金率,贴现率,公开市场业务),会引起短期资本的流入改善国际收支,当然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财政政策主要针对国内平衡,货币政策针对国际收支,两者配合达到内与外部的双重平衡。

  一国政府的行政命令的办法,直接干预外汇买卖和对外贸易的自由输出入或者差别汇率。

  具体方法:进口许可证,进口存款制,出口许可证(国内需求与价格),奖励出口,退税,出口信贷增加出口竞争。

  直接管制对局部性不平衡显得快速有效,但是直接管制会引起国际效应招致相应的报复,甚至会抵消预期的效果。

  国际经济相互是关联的,各自在单方面采取和行动会损害他国的利益,而使国际贸易困难重重,国际经济协作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

  1.谋求恢复贸易自由:消除自由贸易障碍,推行经济一体化,WTO,区域性共同市场(欧洲共同体)。

  3.相互协调经济政策:互惠互利,85年起的美德日法意英加每年一次的7国财长会议,经合组织,东盟,亚太经济组织等。

  外汇缓冲政策是指一国运用所持有的一定数量的国际储备,主要是黄金和外汇,作为外汇稳定或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来抵消市场超额外汇供给或需求,从而改善其国际收支状况。它是解决一次性或季节性、临时性国际收支不平衡简便而有利的政策措施。

  一国国际收支不平衡往往会导致该国国际储备的增减,进而影响国内经济和金融。因此,当一国国际收支发生逆差或顺差时,中央银行可利用外汇平准基金,在外汇市场上买卖外汇,调节外汇供求,使国际收支不平衡产生的消极影响止于国际储备,避免汇率上下剧烈动荡,而保持国内经济和金融的稳定。但是动用国际储备,实施外汇缓冲政策不能用于解决持续性的长期国际收支逆差,因为一国储备毕竟有限,长期性逆差势必会耗竭一国所拥有的国际储备而难以达到缓冲的最终政策,特别是当一国货币币值不稳定,使人们对该国货币的信心动摇,因而引起大规模资金外逃时,外汇缓冲政策更难达到预期效果。

  财政政策主要是采取缩减或扩大财政开支和调整税率的方式,以调节国际收支的顺差或逆差。

  如果国际收支发生逆差,则第一,可削减政府财政预算、压缩财政支出,由于支出乘数的作用,国民收入减少,国内社会总需求下降,物价下跌,增强出口商品的国际竞争力,进口需求减少,从而改善国际收支逆差;第二,提高税率,国内投资利润下降,个人可支配收入减少,导致国内投资和消费需求降低,在税赋乘数作用下,国民收入倍减,迫使国内物价下降,扩大商品出口,减少进口,从而缩小逆差。

  可见,通过财政政策来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主要是通过调节社会总需求、国民收入的水平来起作用的,这一过程的最中心环节是社会企业和个人的“需求伸缩”,它在不同的体制背景下作用的机制和反应的快捷程度是不一致的,这取决于其产权制约关系的状况。

  货币政策主要是通过调整利率来达到政策实施目标的。调整利率是指调整中央银行贴现率,进而影响市场利率,以抑制或刺激需求,影响本国的商品进出口,达到国际收支平衡的目的。当国际收支产生逆差时,政府可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即提高中央银行贴现率,使市场利率上升,以抑制社会总需求,迫使物价下跌,出口增加,进口减少,资本也大量流入本国,从而逆差逐渐消除,国际收支恢复平衡。相反,国际收支产生顺差,则可实行扩张的货币政策,即通过降低中央银行贴现率来刺激社会总需求,迫使物价上升,出口减少,进口增加,资本外流,从而顺差逐渐减少,国际收支恢复平衡。

  但是,利率政策对国际收支不平衡的调节存在着一些局限性:其一,利率的高低只是影响国际资本流向的因素之一,国际资本流向很大程度上还要受国际投资环境政治因素的影响,如一国政治经济局势较为稳定,地理位置受国际政治动荡事件的影响小,则在这里投资较安全,可能成为国际游资的避难所。此外,国际资本流向还与外汇市场动向有关,汇率市场,游资金融转向投机目的以获取更高利润,因此一国金融市场动荡,即使利率较高也难以吸引资本流入;其二,国内投资、消费要对利率升降有敏感反应,而且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弹性、国外供给弹性要有足够大,利率的调整才能起到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的效果。反之,若国内投资、消费对利率反应迟钝,利率提高时,国内投资、消费不能因此减少,则进口需求也不会减少,出口也难以提高。国际收支逆差也难以改善;其三,提高利率短期内有可能吸引资本流入本国,起到暂时改善国际收支的作用,但从国内经济角度看,由于利率上升,经济紧缩,势必削弱本国的出口竞争力,从而不利于从根本上改善国际收支。相反,为了促进出口而活跃经济必须降低利率,这又会导致资本外流,势必加剧国际收支不平衡,因此利率政策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容易产生内外均衡的矛盾。

  汇率政策是指通过调整汇率来调节国际收支的不平衡。这里所谓的“调整汇率”是指一国货币金融当局公开宣布的货币法定升值与法定贬值,而不包括金融市场上一般性的汇率变动。

  汇率调整政策是通过改变外汇的供需关系,并经由进出口商品的价格变化,资本融进融出的实际收益(或成本)的变化等渠道来实现对国际收支不平衡的调节。当国际收支出现逆差时实行货币贬值,当国际收支出现顺差时实行货币升值。

  汇率调整政策同上述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相比较而言,对国际收支的调节无论是表现在经常项目、资本项目或是储备项目上都更为直接、更为迅速。因为,汇率是各国间货币交换和经济贸易的尺度,同国际收支的贸易往来、资本往来的“敏感系数”较大;同时,汇率调整对一国经济发展也会带来多方面的副作用。比如说,贬值容易给一国带来通货膨胀压力,从而陷入“贬值→通货膨胀→贬值”的恶性循环。它还可能导致其它国家采取报复性措施,从而不利于国际关系的发展等等。

  因此,一般只有当财政、货币政策不能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时,才使用汇率手段。

  同时,汇率调整政策有时对国际收支不平衡的调节不一定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其调节效果还取决于现实的经济和非经济因素:第一,汇率变动对贸易收支的调节受进出口商品价格弹性和时间滞后的影响,这在前面已经分析过,这里不再重复;第二,汇率变动对资本收支的影响不一定有效,其影响要看外汇市场情况而定。如果一国汇率下跌引起一般人预测汇率还会继续下跌,则国内资金将会外逃,资本收支将会恶化,并且资本输出入主要还是要看一国的利率政策、融资环境等等,这些都无法随汇率的变化而变化;第三,汇率变动对国际收支的调节还受制于各国对国际经济的管制和干预程度。这些管制和干预包括贸易壁垒的设置、外汇管制政策的松严等。

  财政、货币和汇率政策的实施有两个特点,一是这些政策发生的效应要通过市场机制方能实现,二是这些政策的实施不能立即收到效果,其发挥效应的过程较长。因此,在某种情况下,各国还必需采取直接的管制政策来干预国际收支。

  外汇管制方面主要是通过对外汇的买卖直接加以管制以控制外汇市场的供求,维持本国货币对外汇率的稳定。如对外汇实行统购统销,保证外汇统一使用和管理,从而影响本国商品及劳务的进出口和资本流动,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

  贸易管制方面的主要内容是奖出限入。在奖出方面常见的措施有:①出口信贷;②出口信贷国家担保制;③出口补贴。而在限入方面,主要是实行提高关税、进口配额制和进口许可证制,此外,还有许多非关税壁垒的限制措施。

  实施直接管制措施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见效快,同时选择性强,对局部性的国际收支不平衡可以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直接加以调节,不必涉及整体经济。例如,国际收支不平衡是由于出口减少造成的,就可直接施以鼓励出口的各种措施加以调节。但直接管制会导致一系列行政弊端,如行政费用过大,官僚、贿赂之风盛行等,同时它往往会激起相应国家的报复,以致使其效果大大减弱,甚至起反作用,所以,在实施直接管制以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时,各国一般都比较谨慎。

  国际借贷就是通过国际金融市场、国际金融机构和政府间贷款的方式,弥补国际收支不平衡。国际收支逆差严重而又发生支付危机的国家,常常采取国际借贷的方式暂缓国际收支危机。但在这种情况下的借贷条件一般比较苛刻,这又势必增加将来还本付息的负担,使国际收支状况恶化,因此运用国际借贷方法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仅仅是一种权宜之计。

  如前所述,当国际收支不平衡时,各国根据本国的利益采取的调节政策和管制政策措施,有可能引起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和矛盾。因此,除了实施上述调节措施以外,有关国家还试图通过加强国际经济、金融合作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国际收支不平衡的问题。其主要形式有:

  (1)国际间债务清算自由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支付同盟(European Payment Union,EPU)的主要任务是促使各国放松外汇管制,使国际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在这些组织内顺利的得到清算,从而达到国际收支平衡。

  (2)国际贸易自由化。为了调节国际收支,必须使商品在国际间自由流动,排除任何人为的阻碍,使国际贸易得以顺利进行,为此或订立国际间的一些协定,或推行经济一体化,如欧洲共同市场(European Common Market)、拉丁美洲自由贸易区(Latin American

  (3)协调经济关系。随着20世纪80年代全球性国际收支不平衡的加剧,西方主要工业国日益感到开展国际磋商对话、协调彼此经济政策以减少摩擦,共同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如1985年起一年一次的西方七国财长会议,就是协调各国经济政策的途径之一,通过西方七国财长会议的协调,近几年来,在纠正全球性国际收支不平衡方面已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